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家俊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我的写字经

2013-05-16 11:14:1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王家俊
A-A+

  我在本市一家大型的外资企业从事企业精神宣传和接待、联络、协调工作。这项工作繁琐,接触面广,故属于自己的业余时间相对很少。

  由于某种机遇,我有幸在1998年11月下旬假座上海美术馆举办了一次个人书画展。这次书画展展出后,很多认识我的朋友都感到不可思议:王先生平时工作那么忙,从来没听说过他会写字画画,怎么一下子冒出一个“书画展”来?尤其是看了我连续三天花20个小时(利用星期五晚上,星期六一天加上星期天半天)用小楷书写的《金刚经》和《阿弥陀佛》长卷(全文七千余字,约10米)后都很惊奇!连为个展写“前言”的上海市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丁锡满老师起先也摸不清头脑,待看了部分作品后才撰写了中肯和确切的“前言”,为展览增添了光彩。这次展览得到金炳华、李伦新等领导和程十发方增先、徐昌酩等书画家的热情支持和鼓励,使我更加坚定了在艺术上不懈追求的志向。

  我出身于医道之家,自幼受家庭影响喜好书画,癖爱读书。在中学时开始学习油画,五十年代后期曾有幸得到当时名家袁松年老师指点,惜乎年轻好高骛远,未能持之以恒。离开学校踏上工作岗位以后,有相当一段时间在工会工作,写美术字,画宣传画是当时的一项工作,也参加过一些市级大型展览的设计和布置,得到了很好的锻炼。由于当时写字的任务多,又受到一些前辈的指点,逐渐弃画从字,成为癖好。七十年代后期,由于工作变动,绘画基本停顿,但写字因每天接触,虽练字的机会不多,但时常看看碑帖也不无小补。九十年代初上级公司有一个小型艺术展,受同事鼓励贸然应征,侥幸获奖。这一偶然之得倒勾起了我多年未泯的兴趣。又一个偶然机会,友人邀我去参加一次笔会(不是参加,仅是看看而已),在东道主的引荐下有幸结识了几位书画大家。看到几位名家泼墨挥毫潇洒自如的风度,心里不免技痒,竟不知天高地厚地提起笔来,虽然自认为字还勉强可以,但章法结构不成方圆。在各位老师的鼓励下,自此后辗转求教,几年下来有幸结识了不少名家,如:张成之、钱君匋、赵冷月等,不论年长年少我都尊其为师,虚心求教,不敢懈怠,博采众长为我所用。尽管平时工作忙碌,头绪纷繁,但我每日放弃看电视和尽可能辞谢的酬酢,无论寒暑一直与砚池为伴与笔墨为伍,并乐此不疲。而且通过师友指点,觅碑寻帖,从头学起,纠正以前不正确的学习方法。平时可以用于写字画画时间甚少,只能挤时间,每天晚上8点到11点(有时写到子夜1点)就是我做“功课”的“法定”时间。尤其在准备个展的一年时间内,我推辞掉不少应酬,家务基本不理,终于如愿以偿,圆满地办成了第一次个展。

  我现在加入了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从“写字”到“书法”上了一个台阶。我虽年近花甲,但学无止境,可谓学到老学不了。我的体会是:写字一要人家看得懂,二求线条结构美。否则你写得像张天师画符,除了自己谁也看不懂,写来何用?书法是一门艺术,有阳春白雪,也需下里巴人,雅俗共赏方为上品。有的人正楷还写不好,就热衷于练草体,弄得面目全非,自己也搞不清来龙去脉,这是很不可取的。当然草体字应该懂一点,但毕竟要在隶、楷、行的基础上学习,到一定火候才水到渠成,挥洒自如。其次,字写得再好,没有文学修养,无异于书匠。书法艺术里面有个人的喜怒哀乐、有文化积累、有思想意蕴。以前我以为是前人故弄玄虚,后来结识更多的名家,欣赏他们的书法作品,琢磨他们的用笔技巧,提高了鉴赏能力,自己也逐渐悟出了一些道理,才知“书法”与“写字”之不同。所以我建议想写好字的朋友平时也要多看一点文史哲方面的书,当然书法理论书更是非看不可了。古人讲过“功夫在诗外”,实际上任何一门学问,包括书法、绘画,真要达到一定的高度,都必须在“诗外”下功夫。第三,学习书法还要多看、多问、多学、多练。要写一手好字,闭门在家里潜心苦学固然重要,但还要多看。不论报刊、杂志、展览馆、画廊、拍卖会,凡有好的书法作品都切莫错过,这样有助于提高鉴别能力,有助于找出差距。同时还要多问,主动请教别人,千万不要怕难为情。知识就是那么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大师们也不例外。第四,要想写好字,持之以恒是很关键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肯定收不到效果,有时间不蹉跎,没时间挤着时间过,少看电视,减少应酬,省下时间写写字,怡性养神,既提高书艺,又增进学养,何乐而不为。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王家俊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